莫把来路当做归途 天刀短篇小说旧时香赏析

  回忆是一座城,而她虽能屠人,却不能屠城。
天刀
  她一直记得二十年前的事。那一天,雨下个不停。却是他用瘦弱的臂膀托起她病重的身躯,挨家挨户的求医问药。她趴在他的怀里,仰头就看见他极为尖细的下巴,尽管他的怀抱也不宽广,小小的,而且骨头会扎得她疼,那个时候她也很瘦,小小的一团,还没有学会玩弄人心和刀法,没有骨子里的权力倾轧,脆弱得仿佛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碾压至死,宛如蝼蚁。  她记得她过去所经受的一切,她当然记得,那一个个挨饿受冻的夜晚,那一次次被拳打脚踢后对这个世界的恨意,如果说还有救赎,那一定是不顾生死护在她身前的他。可他,却记不得了。  如今的他,德高望重,人称大侠。而她,心狠手辣,人称罗刹。  有些人,可以共贫贱,却不能共富贵。当你不再为生活所困,就是富贵。当他和她一起拜入太白门下,习得剑法,修得侠名,就是富贵。  她还记得他第一次对她拔剑,是因为她杀了他的好友,那个伪君子——齐辛云。他当时说的什么呢?哦,他说的是齐辛云虽对我有非分之想,但自有仁心厚德,对我用药也只是一时糊涂,况且我也没能让他得逞,又怎能图一时之快害了他的性命?瞧瞧,是不是一个字不少?  他的眼底,心里,满是失望。可她又何尝不是。他怎知她就没能让齐辛云得逞?她不过是在他赶过来之前早一步把自己收拾妥当,所以他就以为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不是自己一时不察着了道,如果不是他晚来一步,或许真的可以。  “如果我真的被齐辛云……”她那时难以启口,满心满腹的屈辱和狼狈,却在他面前又不得故作强硬,抬起下巴,“你可会怪我杀他?”  “他若真是如此,我自会教训他让他对你负责,才不会白白辜负了你的清白。”  她早该猜得到答案。她的身子,她的清白,他就这么轻贱么?他后来说了什么,她什么也没听。  爱情里,不过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  她与他一同拜入太白门下,却因此杀孽被逐出师门。  她离开的时候,他苦口婆心地劝她去跟师父认错,说只要知错就改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可她何错之有,是她那一夜不该过于轻信喝下那杯酒,还是她没有接受齐辛云的悔过和求婚?怒由心生,她拔剑而起,他匆忙对战,终究落了下风。  那一战,她伤了他。太白,她终归是回不去了。  你若问后来呢?她去了哪里?她的剑法算不上好,人也不算聪明,辗转世间,看尽悲欢喜乐。她恨,恨当初抛弃自己的父母,恨玷污自己的齐辛云,恨狠心对自己的他,可最后,她恨到夜夜难眠,恨到泪流天明,现实却依旧没有改变。她依旧是孤儿,依旧是不洁之人,也依旧是深情不得的苦情人。  直到,她的母亲,那个天香女子找到她。  她的母亲已是三十有余,皮肤却仍旧细腻的宛如陶瓷,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光晕,眉眼也很漂亮,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穿着一身黑衣,冷若冰山。  “你就是我的女儿?”  母亲的声音冷漠而不近人情,仿佛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一个不认识的普通人。  但那,却是她罗刹之路的开始。因为她的母亲是个杀手。而她的父亲,是杀手盟的盟主,却有着权倾天下的野心。  有时候,难过和痛苦,不过是因为手中的力量不够强大。  “你可愿意忘记名字,忘记身份,忘记你是个女子,只做我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我之所指,便是你刀锋所向。”  那是她的父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要她做他手中最锋利的武器,斩尽一切敌人。  然后,她弃了从太白带出来的那把剑,拿起了父亲为她量身定做的刀。剑法主轻灵,刀法主霸势。父亲亲自教她刀法,教她如何杀人,如何在刀的霸势中品味杀戮,如何在杀戮中体会天下苍生皆为刍狗,高高在上,卓然而立,无人可挡,无人可拦。  而她的母亲,杀手盟中的智囊,教她如何在掌控杀手盟中的权力。说什么强者为王,那都是表象,事实证明,能为王的强者,心机和手腕都不可或缺。她学会如何掌控人心,学会用权力约束自己的杀戮。很难想像,这是一个天香女子所会的东西。  你觉得你是个普通人,可有时候,你缺的只是一个导师和绝不后悔的决心。或者说,一个机遇。  最后,盟里所有人见她都要恭恭敬敬地尊称她一声“少盟主”,而盟外,罗刹凶名早已传遍。  她做到了,如她父亲所说,成为了他手中最锋利的武器。她刀锋所向,一片血色。她甚至狂妄地认为,哪怕是天,也能被她的刀劈开。  对。狂妄。掌权者最忌狂妄自大。可她却犯了最致命的错误。  她不再思念过去,也不再憎恨过去。所以相应的,她也不再想他,几乎是几年之久,他甚至都没有在她的梦里出现过,以至于她再见他的时候都觉得恍若隔世。  可是,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即使很久不见,即使再不想念,但当他遇险之时,你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只会用身体挡在他面前。  当看到插在胸前的两把剑,她艰难回头,才发现有一把是他的剑。她倒在他身上,看着他满脸愧疚和错愕,不停地对她说对不起,说他不知道是她,最后的最后,他却说,虽是误杀,但他不后悔。  因为什么呢?因为,她是江湖上有名的女魔头,因为她是杀手罗刹女,所以他不用后悔,那是为武林除害。这种答案,不用问,她早已猜到,一如当年。  她身为罗刹,狂妄又自大。她以为自己强大得无懈可击,最后却又脆弱得不堪一击。  她艰难地靠在他怀里,抬头看他。你看,他的怀抱很宽厚,她也不再弱小,不再皮包骨头,抱她时也不会有骨头扎着她的骨头,可为什么,她还是会痛。  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是他用臂膀为她撑起一片天。两个流浪的孤儿,在那座城里相依为命。他怕是不记得了,那个雨夜,他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幼稚地向她哭喊着说,“我一定会救你!阿城绝对不会让阿香死的!”  瞧,那个时候,他多么怕失去她,可如今,是他亲手了结她的一生。  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抹杀了所有的过去,仿佛他们从来就没遇见过,仿佛那个雨夜从来就没发生过,仿佛他从来没有视她重于生命过。  幼时许下的诺言,终究是做不得数的童言么?还是誓言,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她想对他说些什么,可最后她该说些什么,她却不知道了。等她终于想告诉他她喜欢他时,他却主动合上了她的眼,说希望她可以瞑目,来世做个好人,莫要再滥杀无辜了。突然间,她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挣扎在生死之间想要对他说点什么的力气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抓住他胳膊的手也一瞬间无力跌落在地。  你知道死亡的感觉吗?  那一瞬间,你会回忆起人生中的一切,如走马观花。  闭眼的一刹那,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雨夜,他紧紧地抱着她,敲开一扇又一扇的门,泪水和雨水一起滑落,从此,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1. 关注
    微信
  2. APP
    下载
  3. 意见
    反馈
  4. 返回
    顶部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