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同人小说赏:沉剑池畔叹余生

  那年,杭州城。  露卧一丛莲叶畔,芙蓉香细水风凉。  巷中有画楼,楼上有花香。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画楼西畔凄婉的琵琶曲伴着咿咿呀呀声声入耳。阁楼上的她回眸一笑,望着那深巷里白衣公子踏着满地桃花。浅笑,笑靥如花。长袖掩面,一双裸足在月色下如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  “在下唐林,来自蜀中万青竹海”,他手中的折扇轻摇,摇的湖中的月色片片荡漾,无暇的白色衣袂在夜风下摇曳。  她看着他,看着他脚下的桃花,看着他握着折扇的手,白皙如玉。她的眼睛开始变得明亮,明亮的仿佛一轮清澈弦月。  “今夕何夕?”月落子规啼,她的声音亦如子规啼。  “子兮”他抬起头,与阁楼上她如明月般的眼睛对视。  “我的锦鞋不小心掉落阁楼下,不知公子可否帮我拿上来。”  她转身扶帘入室而去,脸上的殷红不知是不是醉了,是的,是醉了,他拾阶而上,负在身后的双手提着那双杭州千指阁的白云锦鞋。  那一夜浓香并蒂莲,放在阁楼外的楼台上,被夜雨淋了又淋,在清晨雨停之时,泛出憔黄,开的太纵情,已经枯萎。  三年后。  “唐哥儿,你。。。”她膝上横着他那如一汪秋水的明池剑,低头为他剑穗缠着新流苏。  “青龙会绝非善类,当年我父亲就是死在魔剑慕容英的手下,你此去燕云苍梧城,定要小心此人”她抬头,将手中剑递与他,没有人看的到她红帘后的蹙眉。  “琴儿,等我回来。”他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烛火葳蕤,映着他眼眉下无人可见的不舍。  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  他提剑看着远方,纵马而去,明池剑上的新流苏沾满了风雪,却没有回头看她泪如雨下。  那一天,风雪吹满了杭州,掩了太多未说出口的挽留和不舍。  一个月后,八荒弟子汇聚苍梧,与青龙会精英一战,风沙染血,八荒大捷。  画舫里的新来的说书先生仿若亲临其境般的说着八荒会苍梧之战。  “说那丐帮弟子冉敬宏力拔山兮冉,力斗青龙会陈锋;  再说那秦川剑客于青,一袖飞燕剑法尽等独孤老前辈真传,十步杀一人;  又说那唐门弟子唐林,死战魔剑慕容英,身受十数剑不退,二人双双战至燕云深处,不知所踪。。正因如此,八荒方才大捷云云”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她怀中的琵琶弦断而不自知,咿咿呀呀声早已经换成了呜咽。  流纸扇,珠玉冠,一羽霓裳等君还。灯影浆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乍暖还寒,抚琴之人泪满衫。  画楼的香樟树上绑满的黄丝带,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被秋风吹摇摇晃晃。  “为什麼每到黄昏,小姐就要来到此地将黄丝带绑在树上?”  “有人讲黄色是一种思念的颜色,我将黄丝带高高绑在树上,风就会为我将思念飘送给远方的游子,让离家的人能早日平时回来。”她默默低头,指尖缠着当年为他明池剑上的旧流苏,一道,一道。  “琴儿,你也这般年岁了,那姓唐的少年一去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想是不会回来了,白邓通白公子一表人才,也对你情有独钟,已多次上门提亲了。”  “妈妈!”  “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难道不为你那年迈的母亲考虑么,白公子对你钟情不会做什么,可他那煞星兄弟呢,你我还不知道财神商会的手段么?”  “我嫁。。”一声我嫁,断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望尽千帆,掩面的泣声随着满树的黄丝带被吹散在风中。  那天,杭州城喜庆之日,十里红装从百花阁铺到了凤凰集,满目桃花红的灼伤了眼,满城落花失了颜色,她一身嫁衣如火,凤冠霞娉,鸣乐声不绝于耳,江湖中人都道贺白公子乃财神商会顶梁之才,都贺黄会长一手遮杭城,混迹江湖十多年的白公子成亲之日都无仇家宵小来捣乱,真乃名震一时江湖。  那夜相公揭了她头上的三尺红盖头,红烛摇曳,迷醉的白公子没有看到她满目的清泪。百里荡中传出阵阵萧声,疏疏落落的小叶榕下洒满了月光,月光下一道孤寂的人影吹着孤寂的萧声,血在他的脚下蔓延,染的青草大片大片殷红。  二十年后,杭城郊外凤凰集。  芳草怀烟迷水曲,密云衔雨暗城西。  他和她在如烟细雨中擦肩而过。  她转身,手中的油纸伞滑落。  “娘亲,你怎么哭了?”  “风沙迷了眼,走吧,你爹这时候该当班回来了。”  他抬手,擦掉脸上的泪,一道道入骨的剑痕有些触目。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娘子,负儿,你们回来了,今天我遇到当年救我的那位恩人了。”白邓通一手牵着她,一手牵着孩子,开心的说道。  “相公能再遇恩人,定要好好报答”  “十年前恩公救我之时我观他满目剑痕,这些年一直暗中请黄会长帮我收集可修复剑痕的奇药,可惜药未收齐,恐怕也是没机会了,恩公此次是来和我告别的。”  她怔住了,想着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想着莽撞的丈夫每次总能有惊无险,想着夜夜百里荡中传出的孤寂萧声。  。。。。。。。  秦川上的太白弟子们总是喜欢跑到后山沉剑池旁听一位唐姓师叔讲江湖上的故事,他说他曾踏马江南花,他说那里有座杭州城美如画,他还总说着一些山上弟子听不懂的话。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他看着沉剑池上泛起的微微涟漪,好像多年前他折扇轻摇时的湖光。
  1. 关注
    微信
  2. APP
    下载
  3. 意见
    反馈
  4. 返回
    顶部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