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cp短篇《移花之永遇乐》

天涯明月刀   东海的风吹得一日比一日烈,惹得人心也愈发躁动了。我看着小师妹那叶尖发黄的醉心花,担忧师父看见了又责备她心术不正,无奈地摇了摇头,替她施了肥再浇上一瓢水。  自打上年小师妹偷偷出岛,见了从中原来的商旅侠士,听了那些奇闻异事,对中原的兴趣愈来愈大,立志做一个能够仗“笛”天涯的少侠,整日拉着我说要去中原闯一闯。她一个小丫头哪里明白江湖的险恶,在东海的日子逍遥自在,何必去与中原的俗人一争高下。  “唉……”我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当年那个缠着我说要陪师兄一辈子,长大做师兄的新娘子的小暖已经不在咯,我为什么却怎么也忘不掉呢?  “疑,师兄?”  听见这声熟悉的呼唤,我下意识转头,有些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来看看你的花田啊。”  “师兄,我知道有你嘛。”  看着小师妹水汪汪的大眼睛满眼无辜地望着我,我心头又是一软:“罢了。”  “嘿嘿,师兄最好了,”小师妹见我不再生气,满脸笑意地凑过来熟练地拉着我的手腕摇来摇去:“师兄师兄,你知道吗,我今天遇到了一个秦川来的大哥哥,拿着一把蓝色的剑,可好看了,他说……”  “你说什么,你又偷偷出去玩了!?”我不禁有些怒火中烧,这要被师父知道,又该罚她了。  “师……师兄……”  小师妹一下子红了眼眶,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凶了,皱着眉摸了摸她的头道:“小暖乖,是师兄不好,可你这样一再偷溜出去玩,实在让师兄担心,再说中原又有什么好,能比得上我们移花宫吗?”  话刚说完,小师妹忽然打开我的手大吼道:“你们都一样!你们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好!”说完转身捂着脸跑开了,留下杂乱的脚步声和夏夜的蝉鸣聒噪地敲打着我的耳膜。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边为自己一时冲动追悔莫及一边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谁曾想,那晚之后,小师妹竟偷偷搭上商船,独自追寻她所向往的江湖去了。  我一人留在东海,竟觉得醉心花不美了,笛音也不再悦耳了,甚至开始像小师妹那样在各个岛屿追问那些来往的商人,中原究竟是什么样的,能让曾经与我如胶似漆的小师妹毅然决然弃我而去。  从他们的口中,我听闻了秦川终年白雪的浩然;巴蜀高山深谷的险峻;燕云黄沙万里的苍茫;东越花香鸟语的雅致;江南船桅雾水的朦胧;襄州云海茫茫的壮阔……也忽然间有些明白了小师妹执着地想要离开这小小的岛屿去追寻更广阔的世界的原因。  我时时刻刻期盼着能从这些来来往往的人口中听见小师妹的消息,一遍又一遍地问那些陌生的面孔,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姑娘,长得不高,手上挽着一束醉心花,喜欢吹笛子却又吹得吱吱呀呀扰人清静,一身白衣翩跹,远看还是个知书达理的温柔姑娘,近了才知道她有多调皮。  我喋喋不休地向来来往往的商人们描述着小师妹的模样,有的一脸不耐烦摆摆手让我走开,有的兴致盎然邀请我喝一杯五百宋钱的小酒听我慢慢道来。  小师妹从小就不听话,师父让她好好养花,她偏要说一块花田就只能种一株。师兄妹都笑她,我觉得这个小师妹倒是有趣得很,便问她为何一块花田只能种一株花,她说“这一小块花田不过几步大小,自然只应容下一株花,多一株分享养料,两朵花都不会开得好看。就像一个人的心也就那么大,只应容得下一人。”  彼时的小师妹不过豆蔻之年,我赶紧往她的嘴里塞了块糖,摸了摸她整天想东想西的小脑瓜。  后来的小师妹谁的话也不听,只在我劝说的时候微微颔首,眨巴着眼睛应声“好。”  可那晚之后,我竟把她弄丢了。  时隔数年,我再一次熟练地对一位不知从何处来的商人描述着小师妹的故事时,忽然被打断了,一个小小的少年突然扬着头:“你说的那个姐姐,我好像见过。”这是她走后,我第一次听见她的消息。  小师妹一如既往的倔强,无论怎样都不肯给我回个信,那日我才知道,小师妹跟随一名唐门男子在从东海漂泊到中原,辗转杭州回到巴蜀。谁知好景不长,小师妹始终未能添一子,这唐门男子竟想再娶。  我得知此事后,整整一夜未眠,终于向师父请命去接小师妹回家。师父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微微点头。我朝师父深深一拜,即刻启程。  见到小师妹时,她独自坐在屋前,门口种着一株病怏怏的醉心花。  我心疼地看着她,她头也不抬,只伸手在地上画着圈,过了许久才开口说:“师兄,巴蜀......种不出醉心花。”  我蹲到她面前,像从前一样摸了摸她的头,问:“我们回移花宫种醉心花好吗?”  小师妹不回答,呆坐着没有反应,好像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一样。我沉默了许久,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像她一样呆呆地坐在门前。  “师兄,我好累。”小师妹忽然说。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连忙晃了晃头,又点点头:“小暖,跟师兄回家好吗,我一直在等你。”  小师妹这才重重地点头。  红尘纷乱,纵寻千百度,回首仍是那人,只唱一首歌,只等你来合。
  1. 关注
    微信
  2. APP
    下载
  3. 意见
    反馈
  4. 返回
    顶部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