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同人短篇小说 灯下蝶

天涯明月刀   [开封城南] 林家大院  林家是开封城中大户,城外有数亩良田,城中有三户商铺,而林家大宅更是普通人走了进去便会迷失在美景之中。  “老爷,老爷,那接生的婆婆说夫人不行了…”一个丫鬟急急忙忙从夫人的房中跑了出来。  “一定要救过来夫人,宁可不要那腹中孩儿,也要顾全夫人!”林老爷一扫平日沉稳,急忙的托付着丫鬟。  看着房中一盆一盆的血水被端了出来,林老爷愈加的慌张了,这林老爷就是典型的爱美人不爱江山,当年林老爷在书院遇到林夫人以后就倾心于她,林夫人在入府没几年便产下林家大少爷,林老爷也是为了她这十数年只有这一妻一儿,这林家少爷的名字林枫也是因为当年这林家老爷与夫人少年时邂逅枫林而取。可这林夫人产下林枫时身子便愈发弱了起来,每日只看看书,这林老爷连女红都不许林夫人做,怕她伤神又伤身。这林夫人又怀一子林老爷本是不愿的,怕她身子太弱,只是这林夫人硬要生下这子,林老爷也没有办法,大夫都请了十几个来调养身体,也没有大变化。  “哇——”林夫人房中传来一阵婴童嚎叫声。丫鬟急急忙忙跑了出来,林老爷急忙拉住她。“夫人呢,夫人可还安好?”  丫鬟颤抖着答到“夫人…夫人快去了。”  林老爷推开丫鬟朝着房中跑去,只见到了林夫人的最后一面。  林老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多,连这新生婴童名字都没来取。但却也因为是林夫人产下的便好生供养着。  这婴童五岁时林老爷在园中瞧到她,与其他孩子不同,只是静静地走着,见他以后便过来作揖柔柔的叫了声“爹爹。”那模样与她娘亲相似极了,那作揖的模样也与她娘亲方面与他相见之时可谓是一模一样。  林老爷又忆起了林夫人当下为这女孩起名叫林思柔,因为林夫人名中带一柔,意为思念林夫人。  柔儿在中秋和哥哥林枫去开封城中看灯会便迷上了兔子灯。等她七岁那年中秋之时便拉着林枫噔噔噔的跑到了林老爷的面前,奶声奶气的对林老爷说“爹爹…爹爹…柔儿想看兔子灯~”  林老爷宠溺的摸了摸头,便和林枫说“枫儿,和张嬷嬷一起去后面取回来苏阁主给咱们家送来的中秋的新衣,你和柔儿换上去给苏阁主道个谢,便去看兔子灯吧。记得保护好柔儿!”林枫领了命便和柔儿一同去了天衣阁那。  “苏姐姐~你今年的中秋新衣真漂亮!柔儿好喜欢~”柔儿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天衣阁,抱着苏家小姐苏夜来的胳撒着娇。  “是嘛,柔儿喜欢就好。”苏夜来也揉了揉她的头对她说着。  “苏姑娘,今年中秋的新衣可真是谢过了。柔儿能喜欢,我爹爹很感谢您。”林枫对着苏夜来作了个揖。  “不必言谢,柔儿这般可爱的叫我姐姐,我是无论如何也要送她几件我这天衣阁的美衣的。”苏夜来柔声的答到。  二人寒暄了片刻,柔儿早就忍不住想去看兔子灯了,林枫便匆匆告了别,带着柔儿去找了丁家小姐求得一盏兔子灯。  林枫和柔儿回府的路上遇到了与林枫同辈的许家公子许笙。许家虽然不及林家富贵但胜在是百年书香世家。许笙更是开封年轻一辈的才俊,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性情又是温润如玉,柔儿与他第一次在林府相见时便很喜欢这个哥哥。  “笙哥哥,你之前答应柔儿教柔儿学做辞呢,柔儿什么时候去你们府上学啊。”柔儿一看到许笙便连兔子灯都不管了抱紧了许笙的胳膊。  “那要看你哥哥什么时候能空下来带你来,我爹都念叨着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个小姑娘呢。”许笙看着身边的小柔儿笑着。  三人就这样欢声笑语的回了各自的府上。  九年之后柔儿十六岁了,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与当年的林夫人可谓是不分伯仲。林老爷在两年前为柔儿选婿时本是择了一位富家子弟,无奈柔儿偏爱许家许笙,林老爷也只好允了她,也算为了林夫人。  今年便是柔儿要嫁去许家的那年林家和许家上下都沉浸在喜事将近喜悦之中。  “笙哥哥,爹爹说我们中秋后的第七日成亲。”柔儿坐在那亭中的石凳上看着身旁的许笙。  “是啊,柔儿,这是我们相识的第十一年了,又是一年佳节时啊。”许笙背过了手看着远处的山。  中秋时柔儿还是像往年一样放河灯为许家和林家祈福,在放河灯之时遇到了一位王爷,那王爷一见柔儿便扬言要娶柔儿,许笙紧紧的把柔儿护在了身后。  第二日的时候,许笙消失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许家的财富和许老爷的命。  柔儿求着林老爷让她去找许笙,林老爷只把她拦在了家中,他体会过一次失去妻子,他不愿再失去一个女儿。  晚上的时候,那王爷的求亲礼便到了林府,林老爷说什么也都是不许的,那一日,林家失去了林老爷的命和林枫的一只手。  柔儿去求那王爷放了林家和许家,那王爷只笑着说“用你自己来换么?”  柔儿应了他,林枫被放了,但断了臂。许笙却是被折磨的濒临死亡,柔儿不知道,只是以为保住了林家和许笙,与那王爷走了。到了王爷府那王爷令下人给她换上了一身嫁衣。  “太像了,你简直太像了。与她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王爷在府中看着柔儿的脸念着。  “你知道么?卿儿,本王找了你十五年,当年那个从我身边夺走你的男人已经死了,前几日阻拦我和你在一起的男人也不能再活几日了。”  那王爷靠近了柔儿的身体,嗅着她身上的味道,突然把脸埋在了柔儿的肩头。  “你…你把他怎么样了?”柔儿轻声地问着。  “可能,死了吧。”那王爷又说着“卿儿,你离开本王这些年,本王都没有睡过安稳觉。终于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我终于找到你了。”  柔儿吓得说不出话,只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卿儿,本王去准备一下我们大婚的事情,一会本王再回来陪你。”  柔儿看着走远的王爷,她心中担忧着许笙和哥哥的性命,可是在这里她又出不去,她一开始想着静观其变,但这王爷说着一堆她不懂的话。柔儿越想越害怕。可正当这时那王爷回来了。  “卿儿,本王与你十五年前成亲还没来得及圆房你便被他夺走了,今日我们先了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遗憾,再叙旧。你说,可好?”那王爷说着便开始宽衣。  柔儿自然是不许的,可她拦不住这王权,拦不住身边的男人,她突然看到了烛台,假装更衣,走近了烛台,把蜡烛拔出,握着那银制的烛台冲着自己的心口扎去,那固定蜡烛的银针刺过了柔儿的心口,等那王爷准备回头与柔儿圆房时,便看到柔儿躺在血泊中。  他怒喊道“你和卿儿一样执迷不悟!本王哪里比不上那穷酸的臭书生,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本王的身边!”  柔儿被运到了城外的乱葬岗,身后的胎记缓缓的动了起来,化作了一只红蝶飞回了林家,沿途看到了残喘的许笙和断了臂的林枫。最后落在了林老爷为柔儿和许笙准备的婚房的红烛之上,与红烛的火焰融在了一起,只留下了半片残翅在那桌上。
  1. 关注
    微信
  2. APP
    下载
  3. 意见
    反馈
  4. 返回
    顶部
salon365